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019-06-08 18:37:59 来源: 北海信息港

小孩退烧推拿手法图
小孩退烧推拿手法图
小孩退烧推拿手法图

下面是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集),接下来一起看看以下相关介绍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21集 刘玄欲娶阴丽华为妻以拉拢阴家

李通前来吊唁刘縯,刘伯姬恼恨李轶害了大哥迁怒李通,李通为李轶之举向刘家老小磕头谢罪。

冯异之父再三驱逐丁柔,他责怪丁柔一介下贱女子耽误了他儿子的大好前程,丁柔不愿再拖累冯异,向冯父磕头辞别,临走前不卑不亢对冯父说自己虽身为官婢,但不下贱,她的父母均是良善百姓,被莽贼所害,家破人亡的她沦为官婢,出逃时落水为冯异所救真心待她,冯异的恩情她几辈子都无法报答。冯异闻讯驱马追上丁柔,他欲带着丁柔一起走,去投奔乱世中的明主。

刘玄向朱鲔打听近刘秀可有什么动静,朱鲔汇报说刘秀并无任何反常之处,但他表现得越是无懈可击,就越是值得怀疑。刘玄和朱鲔决定设计试探刘秀,朱鲔欲在刘縯送殡回乡之时邀刘秀一起饮酒作乐,届时观察刘秀的表现,若有异常即诛之。

阴丽华一直无法接受刘縯离世的事实,她觉得是自己没有尽到照顾刘大哥的,阴识带着丽华来到刘縯灵柩回乡的必经之路,见到刘縯的灵柩阴丽华忍了多日的眼泪终于奔涌而出。

刘縯出殡之时朱鲔、张卯、李轶之辈一起拖着刘秀饮酒作乐,不时言语试探观察他的表情,刘秀强忍内心悲痛,一味迎合着朱鲔之辈让他们楞是找不到破绽。

刘秀喝得酩酊大醉地回到家,此时冯异已经携丁柔前来投奔刘秀,看着他那难受的样子丁柔提出让丽华过来,但刘秀坚决不允,他不想连累丽华。冯异对刘秀说他掩饰得再好也难免会露出破绽,他认为刘秀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韬光养晦,更需要一个能保护他的人,如果刘秀能娶了阴家千金,刘玄看在丽华的面子上也会对他顾忌三分。刘秀自觉此时处境如履薄冰,他不忍心再将丽华拉入险境。

刘縯之死令汉军将领人人自危,这日在朝堂之上众人各自为政又嚷嚷着吵了起来,把刘玄反倒冷落一边,刘玄心里不痛快回到宫里韩姬又逼着他立儿子刘求为太子以巩固地位,刘玄烦不胜烦。

刘玄从马武处了解到阴家护卫个个功夫了得以一敌百,更生了拉拢阴家之心,他下旨册封阴识为偏将军,虽然阴识根本不稀罕所谓的册封,但为了阴家老小不能拂了皇上的面子,只得亲自去宫里领旨谢恩。刘玄借机与阴识说起当年在长安太学时,蔡少公曾替丽华测过命数,说她有母仪之相,重提此话的他实则是有意要向阴家提亲娶丽华为妻。

阴识回到家立刻让丽华收拾收拾离开宛城,他说此时离开无论对丽华还是对阴家都是的安排。

第22集 雨中求亲遭驱逐 情深二人终相守

冯异从左丞相那里得到消息,说是刘玄派马武送了许多妆奁和布帛到阴家,明显是有提亲之意。冯异劝刘秀尽快向阴丽华求亲,以免眼睁睁看着他深爱多年的女子成为他人的新娘。刘秀不愿将丽华卷进他现在身处的火坑之中,可他又知道,以丽华刚烈的性子,若刘玄真的提亲,那就只有玉石俱焚一个下场。

刘秀再也无法忍耐了,他已经失去了他敬重的大哥,他不能再失去他深爱的丽华了。这夜,刘秀冒着滂沱大雨,到阴家门前向丽华求亲,他没有带什么厚重的彩礼,也无法向丽华许诺什么荣华富贵,他能给的,只是他亲手折的草鸢,和他的一片真心。

阴识认为刘秀是为了利用丽华,担心丽华会羊入虎口,他一口回绝了刘秀的求亲。刘秀在阴家门前跪地不起,只求阴识能够成全他和丽华。这么多年来,阴识一直努力扮演好大哥的角色,希望能够护丽华和阴兴周全。现在,他当然更不可能让丽华嫁给刘秀,身处险境。

可是,丽华对刘秀情深意重,她就算不能保住他的性命,也要与他共赴黄泉。阴识无法改变丽华的决定,无可奈何地同意了二人的婚事。大雨之中,丽华和刘秀含泪相拥。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宫中,刘玄虽然对丽华有意,也想拉拢阴家,但也念在与丽华的故人之谊,不愿勉强她,只好随他们去了。

丽华和刘秀的婚礼筹备得很匆忙,不过,刘秀还是请了媒人,照足礼数迎娶她。阴识将琥珀给了她做贴身侍婢,喜欢琥珀的阴兴有口难言,本想向阴识开口留人,却又遭到琥珀的严词拒绝。琥珀心知自己与阴兴身份悬殊,从来不敢奢望与他能有什么结果。

阴母被阴识留在了新野,毕竟,宛城如龙潭虎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牵制。如今丽华大婚,母亲不在,长兄入母,她理应向阴识道别。可是,出嫁当日,阴识拒绝见丽华,也没有送她出行。

刘秀到阴家迎娶丽华,邓奉和阴兴都依依不舍地警告他要好好珍惜丽华。这个时候,离家多年的邓禹也回来了。看见自己自小立志要娶为妻子的姑娘嫁作他人妇,邓禹一时愣在当场。

前往刘家的路上,刘秀和丽华听到了许多风言风语。刘秀之母樊氏亡故,兄长又尸骨未寒,他理应守孝三年,却在孝期内违反丧制娶妻,自然遭人唾骂。当晚,刘玄又亲自带人到刘秀府上,册封刘秀为破虏大将军武信候。言语间,他直指刘秀是为不孝不义之人,幸好丽华及时进言,才躲过了刘玄接下来的问罪之举。

为了救丽华,刘秀不得不把她牵扯进自己与刘玄的战斗之中,他心中的伤痛,只有丽华能明。

第23集 门第之别阻真情 新莽灭汉拥天下

自从刘秀和阴丽华成了亲,刘玄隔三差五就召他入宫。丽华在将军府的日子也不好过,虽然她与刘秀真心相爱,但刘伯姬的眼里却始终容不得她。这天,丽华照常等着刘秀回府,恰巧刘伯姬在外面听了别人对刘秀的数落,气冲冲地回来。丽华误以为刘伯姬受了什么委屈,忙拦住她出生询问。刘伯姬一见到丽华就来气,再次对她出言不逊。

刘伯姬完全不把丽华当成嫂子,甚至扬言要替刘伯升报仇。丽华担心刘伯姬的口无遮拦会让刘秀再度陷入险境,严厉地训斥了她,警告她注意分寸。刘伯姬气得扭头就走,在河边遇上了李通。李通一直对阴家心怀愧疚,毕竟是李轶给了刘伯升一剑。他出言宽慰刘伯姬,刘伯姬表面上十分感谢他,心里想的却是要利用他接近李轶,给刘伯升报仇。

不知不觉,丽华嫁入刘家已经一月有余。琥珀跟着丽华入了刘家,阴兴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对她的思念。邓奉看出阴兴对琥珀的情意,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认为琥珀对阴兴肯定也有特殊感情,绝不像她自己说的那般,只把阴兴当成公子。

阴兴本以为自己只是一厢情愿,听邓奉这么一讲,立刻重燃希望。趁着邓奉到刘家给丽华传递长安方面的消息,阴兴托邓奉帮他约琥珀于酉时到城外河边与他见面。琥珀并不想逾越自己的本分,但她担心以阴兴的性子,等不到她,不知会做出什么傻事。思前想后,琥珀还是去了河边,适逢大雨,阴兴正在雨中高呼她的名字。

虽然琥珀仍然坚持她对阴兴没有非分之想,但阴兴是铁了心要她面对自己的真心。所以,阴兴拉着琥珀去爬山,两个人到达山顶时,雨已经听了,天空满是繁星,异常美丽。阴兴就是想用这满天繁星告诉琥珀,只有经历风雨,天空才能更澄澈,只有不畏艰难险阻,才能收获美景,就如同他们的感情,迎难而上,才有可能厮守终身。琥珀终究还是被阴兴的真心打动,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欣喜若狂的阴兴不慎崴了脚,摔得满脸泥水,显得很滑稽。琥珀哭笑不得扶着他回阴府,没想到却遇上了阴识。阴识命令琥珀立刻回刘家,琥珀只能应声离去。阴兴大胆地跟兄长提出要迎娶琥珀,被阴识一口驳回。在这个年代,门第之别注定是阴兴和琥珀之间的障碍。

新莽大军在昆阳一战中溃败,新莽败局已定。更始元年九月,王莽在战乱中死去,新朝覆灭,天下群雄四起,时局似乎更为混乱。由于长安未央宫在战乱中遭大火焚毁,刘玄决定迁都洛阳。

刘秀在丧期内娶妻,刘玄又封他为武信候,已经坐实了他卖兄求荣、苟且偷生之名。如今的刘秀无兵无权,更无人心,刘玄对他的戒心在慢慢地消除。不过,多疑的刘玄仍然不能完全地信任刘秀。他特地召见刘秀,让刘秀前往洛阳监督修葺宫殿一事,却又不让刘秀带上丽华,分明是还在猜忌刘秀,想用丽华来牵制他。

第24集 韬光养晦密谋离洛阳 杀机犹存处心积虑试探

刘秀被刘玄派往洛阳督促修建宫殿一事,阴丽华却被留了下来,表面上是箭伤未愈,不宜奔波,实际上却是被当作人质。刘秀和冯异刚刚上路没多久,就遇见王霸和另外三名好汉。原来王霸和冯异一直有书信来往,这次是特地带着三个弟兄来投奔刘秀的。

转眼间,刘秀到洛阳已有一月。这日,刘玄突然微服来访,要与丽华来个促膝长谈。原来,这日是丽华母亲卫悦的生辰。丽华心知刘玄来访绝不仅仅是为了与她叙旧,果不其然,刘玄随后便提起让丽华帮忙说服阴家和邓家臣服于他。丽华进退有据,委婉地拒绝了他。

此前,丽华执意嫁给刘秀,阴识表示了强烈的反对,甚至连她大婚时,也不愿见她。事实上,阴识只是表面上反对,想让刘玄认为他并不站在刘秀那边。刘玄何等狡猾,早已看出阴识的心思。他在丽华面前对刘秀和阴识诸多侮辱,丽华始终坚持刘秀并非会辜负她真心之人,与刘玄针锋相对,险些激怒刘玄。不过,刘玄终还是没有杀丽华,只是表示他不会杀师父的女儿,随即拂袖而去。

刘玄的到来让丽华心生烦躁,她知道,刘玄对刘秀的杀机犹存,不可轻视。她回到娘家找大哥阴识,却得知刘秀在洛阳不仅修缮宫殿、恢复汉制,还整顿吏制,安抚了百姓,得到了洛阳百姓的交口称赞。

很快,汉军入主洛阳,丽华和丁柔乘坐马车迁往洛阳。途中,她们遇到了一名粉衫姑娘,似乎正在躲避家中的逼婚。虽然丽华和丁柔有意帮助姑娘逃脱追捕,但姑娘还是不忍连累她们二人,主动跟追捕她的官兵回去了。到洛阳与刘秀团聚之后,丽华说起刘玄私访将军府一事,认为应当早日远离洛阳。刘秀也正有此意,他已经与冯异在商议逃脱刘玄控制一事。

安顿下来之后,丽华和刘秀做的事,就是帮丁柔和冯异举行婚礼。他们二人经历诸多磨难,终于顺利牵手。

而刘玄入主洛阳后并广招后宫,个娶的便是洛阳望族赵萌之女。他甚至将韩姬和赵姬一起封为夫人,让韩姬的皇后之梦彻底破碎。原本,丽华是不想卷入刘玄的家务事的,不过,她却发现,赵姬就是她和丁柔当日帮助过的那名粉衫女子。赵姬感激丽华和丁柔的相助,但也没有让刘玄知道她层逃婚一事,丽华和丁柔默契地为她隐瞒。

如今新莽已除,天下未定,局势为动荡的莫过于河北。刘玄已经派出多名部下去河北安抚各方势力,却始终不见成效。刘秀和冯异将目标锁定在了河北,他们分别从马武和大司徒刘赐入手,让他们引荐文韬武略、擅长安抚的刘秀前往河北。另外,冯异私底下拜托丽华从赵姬处入手,因为赵姬现在得刘玄宠爱,如若有她出言相劝,刘秀被派往河北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除了动用这层关系,当然也需要一点钱财打通关节,可刘秀一向两袖清风,根本没有什么积蓄。丽华将自己的嫁妆全部拿了出来,让琥珀拿去变卖。琥珀本想劝她向阴家求助,但丽华坚持不能给阴家添麻烦,琥珀也只好瞒着她去找了阴兴和阴识。兄弟二人都明白丽华的倔强,所以只是出钱买下那些珠宝首饰,并未告知丽华真相

第25集 得任命河北招抚 新婚夫妇再分离

当年在小长安聚和阴丽华失散了的许胭脂,自被官兵侮辱后便辗转流落到了洛阳的戏班子里。她每日苟且偷生,忍受着众人的轻慢和羞辱。好不容易,她发现了丽华的所在。可她还没机会与丽华相见,就又被心怀不轨的人绑到了暗处,再次遭受了侮辱。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只能再次眼睁睁地看着丽华的马车从她眼前离去。

此刻,丽华正拿着自己的家传夜明珠前往宫中找赵姬。途中,她遇到了刻意刁难她的韩姬。面对咄咄逼人的韩姬,丽华显得不卑不亢。随后,丽华来到了赵姬的宫中,将夜明珠赠予她,并旁敲侧击地提起刘秀正想去河北招抚。赵姬心思澄澈,十分羡慕丽华和刘秀之间深厚的感情,她答应丽华,一定帮刘秀得到去河北的机会。

在赵姬的暗中相助下,刘玄终于下旨派遣刘秀前往河北。可是,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刘玄没有给刘秀一兵一卒,只是把冯异的父亲和妻子都扣押在洛阳,要挟冯异作为内应,跟在刘秀的身边。刘玄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让刘秀在一群豺狼虎豹之中,无法脱身。

刘秀知道此行凶险,决定把丽华送回阴家,由阴家来保护她。他的维护和着想却像是狠狠地打了丽华一个巴掌,他们曾说过生死与共,决不放手,如今刘秀却要一人赴险,这让丽华难以接受。她伤心欲绝地质问刘秀,是否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是否从来没有打算兑现给她一个像样的家这个承诺。为了丽华的安危,刘秀只能狠心地点了头。

丽华将刘秀赶出房门,独自一人在房中以泪洗面。她忍不住想起了刘秀跋山涉水送她回阴家的那一幕。门外的刘秀心知丽华的想法,他告诉丽华,现在的情形十分复杂,与他们舂陵起义时不一样,那时候,大哥在,她也在,他志在必得;跟昆阳一战时更不一样,那时候丽华还没有嫁给他,他哪怕战死沙场,也会有另一个人来照顾她。

听完刘秀的肺腑之言,丽华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她打开房门,为自己的冲动向刘秀道歉。刘秀心疼地抱住她,他很自责,他在没有能力许给丽华一个幸福未来的情况下,就娶了她。

这时,刘伯姬冒着大雨从外面跑了回来,直指丽华是害死刘伯升的元凶。原来,丽华到李府找李通时,却遇到了李轶。李轶竟然卑鄙无耻地诬陷丽华是为了给刘秀扫平道路,才与韩姬和刘玄合谋,杀害了刘伯升。这番无稽之谈竟然也博得了刘伯姬的信任,她不听丽华的解释,口不择言称刘秀娶丽华回来只是为了保命。丽华愤而离去,这倒也歪打正着,遂了刘秀想送丽华回家的心愿。

刘秀开始着手准备前往河北的事宜,他派了马车要送刘伯姬回老家,没想到刘伯姬执意要为刘伯升报仇,竟半路跳下马车,回了李家。这一回,她就听到了令她震惊的消息,李轶竟打算在刘秀渡河之前杀之灭口。心慌意乱的刘伯姬不慎被李轶发现,李轶对刘伯姬垂涎已久,趁着这个机会,竟想糟蹋她的清白。

刘伯姬拼命呼救,引来了李通砸门,李轶见状,只好跳窗逃跑。李通将受了惊吓的刘伯姬送回了刘府,刘秀看着在床沿瑟瑟发抖的刘伯姬,心里生出一个想法。他在门口处叫住了李通,提出将刘伯姬许配给他。虽然刘伯姬任性妄为,但是在李通看来,她努力保护兄长,努力生活,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姑娘了。而李通作为兄长,与其弟李轶有天壤之别,刘秀只希望,能在这如龙潭虎穴的洛阳里,为刘伯姬寻得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第26集 同生共死奔赴河北 逃兵偷马捉襟见肘

刘秀和李通的对话被刘伯姬一字不落地听了去,她委屈地告诉刘秀,她不想嫁。刘秀又何尝想把疼爱的妹妹嫁人,可他十分清楚,此去河北,是孤注一掷,是九死一生。他希望,刘家至少能有一个人,能在清明节给家人上坟。这视死如归的话撼动了刘伯姬,她终于点头答应嫁给李通,但她请求刘秀,一定要活着回来。

此时,阴丽华与冯异在河边相见。冯异劝说丽华不要让刘秀担心,回到阴家的庇护之下。可丽华又怎是贪生怕死之辈,她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要随刘秀同行。这时,赵姬家将赵信带人前来,表示赵姬请丽华前去叙话。丽华随之前往,临行前嘱咐冯异催促刘秀启程。

冯异回到刘府,按丽华的吩咐告诉刘秀,她已经同意回娘家,并催刘秀尽快离开洛阳。刘秀先去找了朱佑,请他帮忙将湖阳的舅舅樊宏请来,为刘伯姬主持婚礼。朱佑本不允,认为李通是仇人大哥。刘秀痛陈利害,才说动了朱佑,随后,刘秀又进宫请刘玄赐婚,刘玄欣然应允,却又婉转地让刘秀知道,丽华已经被他困在了宫中。

此时,丽华正在赵姬的宫中焦急等候,等来的却是和她一样被押进宫的丁柔。据悉,冯异远在父城的家眷也被关进了宫中。丽华已经暗中通知了阴家,很快,阴识派了琥珀前来。赵姬羡慕丽华和刘秀夫妻情深,也暗中帮助丽华逃脱。获得阴兴和邓奉接应的丽华,重新化名阴戟,渡河追上了刘秀的人马。刘玄派了李轶追赶丽华,可由于此前赵姬帮忙拖延了时间,李轶只能眼睁睁看着丽华过了河。

刘秀等人日夜兼程,来到了邯郸,邯郸太守接待了他们。在来邯郸的路上,他们看见了许多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孩子在沿街乞讨。可邯郸太守的家中却是连一个女婢都穿金戴银,心直口快的丽华忍不住出言教训太守,一下子就把太守给得罪了。

这时,河北望族耿纯仓皇前来,求救于邯郸太守。耿纯携家眷途径钦口山,他身怀六甲的妻子被山贼掳走,对方开口三天之内要万金,否则就杀人灭口。耿纯希望邯郸太守出兵相助,可邯郸太守忌惮山贼人多势众,不敢答应,还把这个推到了刘秀的身上。

刘秀此行只带了冯异、王霸等几个将领,人手不足,但他还是以救人为先,接下了这个凶险的任务。由于邯郸太守不借一兵一卒,刘秀等人只好公开招兵。可是,众人一听说是去钦口山剿匪,纷纷怕了,,王霸等人只好东拼西凑,用钱财招募了一帮奔命兵。

奔命兵都奔钱财而来,难以管教,但由于时间紧迫,刘秀还是只能带着他们前往钦口山。奔命兵之中,有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人称马老大,刘秀和丽华在买马时曾与他有一面之缘。刘秀觉得此人有大将之风,对他格外注意。

由于山贼人数众多,刘秀等人在剿匪时采用了引蛇出洞之计,在树林中围攻了他们。这时,马老大却发现贼寇首领竟然是他做马贩之时认识的兄弟盖延。这一战,刘秀不费一兵一卒,就收服了盖延及其手下的大部分弟兄,也成功救回了耿纯的妻子。

不过,刘秀手下的军队,人心仍然不齐,奔命兵中自称精通五行之术的算命先生王朗,竟带人打劫盖延弟兄的村庄,还自恃是士兵,与盖延等流寇有所不同。刘秀震怒,命人将王朗杖责二十。怀恨在心的王朗当晚就怂恿那些奔命兵逃跑,还偷走了二十多匹马。那些马,是丽华用阴识给她的金子买回来的,可以说是他们现在全部的家当。丽华痛心不已,刘秀也只能安抚丽华莫为眼前所困。

第27集 拒凿黄河招嫉恨 邯郸通缉悬万金

继王朗等三十几个逃兵偷马离开后,刘秀看好的那位马老大,又带着盖延等人离开了。不过这次,却是刘秀亲自送他离开的。原来,马老大,就是当年刘秀返乡时遇到的那名土匪头子吴汉。吴汉在渔阳彭太守手下担任大将军,受彭公之命来邯郸打探消息。加上近日匈奴进犯,彭公急召吴汉回渔阳抵御外敌,吴汉不得已,才想带着盖延的人马回去。

刘秀深深明白抵御外敌才是当务之急,他没有强求吴汉和盖延,反而爽快地送走了他们。吴汉感恩刘秀的大义,许诺来日定找机会投他门下。

吴汉这一走,刘秀手下的兵马可以说是快走光了。现在的他们,无兵无权无钱,就连一百名士兵都招募不到。可刘秀却显得胸有成竹,丽华则心烦意乱,刘秀并未对她详说,只是告诉她,他自有办法解决。

已经称病回新野隐居的阴识收到了丽华的家书,得知河北的人心惶惶,和他们的危险处境。恰好同样称病隐居的邓禹来看望他,他提醒邓禹,是时候好好想一想何去何从了。邓禹思虑再三,终于决定到河北助刘秀和丽华一臂之力。虽然他心系丽华,但他并不想因为这样,就坐看丽华和刘秀在险境中挣扎。

与此同时,宫内的刘玄得到了关于刘秀的消息。行大司马之事的大将军刘秀,在邯郸以剿匪名义招兵买马,而且清理冤案,颇得人心。朱鲔和李轶在刘玄面前危言耸听,使刘玄决定动用原先就已经被安插在刘秀身边的冯异。李轶奉命削了冯老先生的一缕发丝,还想剁了他的手指,借以威胁冯异。丁柔不忍见年老的冯老先生忍受这种折磨,竟把心一横,代替冯老先生受此一劫。

远在邯郸的冯异收到了刘玄派人送来的发丝和手指,传信的小厮告诉他,刘玄要他挑起刘秀的反意,好让朝廷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问罪于刘秀。冯异心如刀割,思虑再三还是跟刘秀提起了起兵一事。可刘秀却严厉地否决了他的提议,并要他不可再提。

邯郸附近的人心已然安定,刘秀正打算继续北上招抚,这时,赵王刘元之子刘林前来找他,还提出要跟他一起凿开黄河堤岸,直取赤眉百万大军。这样一来,黄河下游的百姓将会被洪水尽数淹没,可这刘林竟理直气壮称是以大局为重。他的一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气煞了刘秀,门外的丽华和王霸等人也闯进门来,要他立刻离开。

据悉,这刘林睚眦必报,心胸狭窄,丽华十分担心他不会轻易罢休。果不其然,刘秀不同意与他合作,他就自己带着人要去凿河。刘秀带着不足二十人的人马拦住了他,以朝廷使节的身份施压,加上丽华拔剑伺候,才将心怀叵测的刘林打退。可如此一来,邯郸,就没有刘秀等人的立足之地了。

在冯异的建议下,他们一行人继续北上,到了荆州。可不久之后,邯郸方面就传来消息,先前那个偷马的算命先生王朗与刘林勾结,打着汉成帝之子刘子舆的名号在邯郸称帝。而刘秀,此前得罪了王朗和刘林,自然立刻成了他们的标靶。现在,邯郸已经遍布通缉刘秀的檄文,且悬赏万金。

第28集 蓟州逃亡险丧命 人困马乏无明路

刘林勾结王朗,冒充汉成帝之子刘子舆在邯郸称帝,从血统来看,刘子舆要比刘玄和刘秀的旁系分支更为正统。王朗还下发了通缉刘秀的檄文,悬赏万金要刘秀的人头。这下子,各诸侯势力纷纷倒戈相向,刘秀这个大司马,已然是危在旦夕。这个时候,上谷太守耿况之子耿弇前来投奔于他,并劝他继续北上,是能到达渔阳和上谷。刘秀手下的王霸等人担心会受制于人,纷纷劝说刘秀三思而后行。刘秀询问冯异的意见,冯异竟一反常态,提出可以南下,逃回洛阳。

他们好不容易脱离了刘玄的掌控,这洛阳是万万回不得的。如果北上,又极有可能受渔阳和上谷两地太守的掌控。刘秀决定继续待在蓟州,静观其变。耿弇比刘秀更了解河北的各方势力,他认为,他们会的就是见风使舵。因此,耿弇决定回上谷请他的父亲耿况出兵,助刘秀一臂之力。

如耿弇所料在,他走后不久,蓟州太守刘接便带人来捉拿刘秀。刘秀趁其不备一剑封喉,其他人也跟着刘秀突出重围。他们一行人行至蓟州城门处,就遭到了追杀,混战中,冯异险遭敌手,刘秀舍命相护。,阴丽华带着刘秀,和冯异一起逃出了城。

可是,刘秀伤势颇重,体力不支倒在了茫茫雪地中。刘秀担心自己命不久矣,嘱托冯异帮他把丽华送回新野,并表示他可以将自己的头颅割下,交给刘玄,救回他的家人。原来,刘秀早知冯异受制于刘玄,可他还是在生死关头舍命相救冯异,只因为冯异在他落魄的时候,支持着他。

冯异的心中溢满了愧疚,他像下了决心一般策马离去。躺在丽华怀里的刘旭,又看见了那片庄稼地,看见了他的大哥、二哥和二姐。等冯异带着王霸等人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已经快淹没在风雪中的刘秀和丽华。所幸,刘秀尚存一息,冯异给他上了药,出声鼓励他不要放弃希望。

王霸等人找了辆马车,准备将刘秀送往就医。此时,冯异提出离开,他打算回洛阳与他的家人生死与共。丽华以她的性命担保,会拜托大哥阴识设法营救冯家人,刘秀和其他兄弟也希望冯异能留下来。在众人的劝说下,冯异终决定继续跟随刘秀。

这之后,刘秀一行人开始了逃亡,一路下来,传舍无法去,城邑也无法进驻,到了饶阳城前,他们也怕自投罗。,他们只好找了饶阳城外的一处无萎亭落脚。他们已经断粮两日,人困马乏,这无萎亭又真的亭如其名,连根草都没有。冯异凭借安抚旱灾百姓的经验,带着王霸和姚期挖掘附近的鼠洞,可惜只找到为数不多的谷子。

冯异拿这些谷子煮了的一碗粥,并打算杀了马匹来充饥,由于马肉火旺,刘秀和丽华都吃不得,冯异将粥给了他们二人。

与此同时,远在洛阳的刘伯姬和李通已经接受了刘玄的赐婚,完成了他们的婚礼。身着大红嫁衣的刘伯姬满心不甘,她甚至手持簪子用自己的性命威胁李通。李通尊重她的想法,并未强迫于她,只是自己坐在一旁与她保持距离。倒是刘伯姬自己,忍不住失声痛哭。

第29集 不远千里徒步投奔 刘秀队伍日渐壮大

刘秀等人驻扎在饶阳城外的无萎亭,夜间,不远千里从新野徒步而来的邓禹终于追上了他们。原本极重仪貌的邓禹现在变得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阴丽华替他包扎了破损的双手,一直照顾他到天明。恢复了体力的邓禹看着变得憔悴不堪的丽华,心中满是心疼。

他询问丽华是否曾有一刻后悔过嫁给刘秀,来过这般食不果腹的日子。丽华坚定地表示从来没有,莫说她本身就立志救国救民,光是这几年来与刘秀的生死与共也让她义无反顾,九死无悔了。丽华的坚决感染了邓禹,他郑重地向刘秀表明了追随之意,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此时的宛城内,朱佑正找李通商量如何助刘秀一臂之力。刘玄近日来正忙着迁都长安,根本无暇顾及刘秀这个更始使节的性命。何况,他本来就是想借他人之手来致刘秀于死地。马武等好汉已经上书多次,都被刘玄一一驳回。朱佑唯有找到李通帮忙,恰巧听见二人谈话的刘伯姬终于明白刘秀当时为什么要将她托付给李通。在李通的解释下,朱佑也恍然大悟,原来刘秀从未背叛过刘伯升和舂陵军,他只是忍辱负重,为大家谋得一线生机,为复仇做好充分的准备。李通建议在刘玄迁都长安之时,再相助刘秀,以免现在贸贸然行动,没救到人,反而还牺牲更多的人。

刘秀一行人已经多日没有进食,全部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为了补充体力,刘秀大着胆子,冒充邯郸使节,带着众人大摇大摆地进了饶阳城内的驿站。饶阳城的驿丞接待了他们,还献上了美酒佳肴。众人狼吞虎咽的模样引起了驿丞的怀疑,他谎称邯郸将军来了,以此作为试探。刘秀镇定自若地回应,打消了驿丞的疑心。酒足饭饱之后,冯异又打包了一些干粮,众人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可是,还没等他们离开饶阳,就已经被发现了。眼见官兵追来,城门又即将关闭,打头阵的丽华心急如焚。关键时刻,一名神秘壮士将守城士兵打翻在地,助丽华等人成功突围,但他自己却很快又消失了。

逃出饶阳城的众人逃往滹沱河,也许是上天眷顾,虽然没有船只可以过河,但滹沱河河面因风雪过大而结起了冰。刘秀等人行至河中央时,追兵也追了上来。纷至沓来的马蹄声使得半山处得冰锥掉落下来,使滹沱河一分为二。丽华毅然决然地将刘秀推开,自己持枪与追兵展开打斗。碍于身旁将士的阻拦,刘秀无法赶到丽华的身边,只能看着她孤军奋战。

身手了得的丽华暂时击退追兵,施展轻功要跃过河面,却不慎被弓箭手击中了脚踝处,跌进了河中。这下子,刘秀无法什么都不做了,他不顾自己尚且体虚,入河救起了丽华。

第30集 绝境逢生局势逆转 联盟无奈成联姻

逃离滹沱河后,刘秀一行人继续在雪地中前行,却遇到了一名衣袂飘飘的白发老者。老者在高处俯视他们,指引他们往信都郡而去。众人皆觉得这是仙人指路,加紧脚步赶到了信都郡,发现守城将军是舂陵旧部任光。信都郡仍在坚守,拒绝受降于王朗和刘林的伪汉朝。

任光将刘秀一行人迎进了城中,并给丽华找了出名的程驭大夫。丽华的脚伤很严重,而更让她难过的是,原来她曾经有过身孕,却在坠入滹沱河时小产了。当时她有出血现象,却没有放在心上。为了不让刘秀难受,丽华拜托大夫替她保密。大夫欣然应允,并嘱咐丽华要好好调养身子,尤其是她的脚伤,不可以轻视。

除了信都郡之外,还有和戎也在誓死守城,可是两城的兵力加起来不到区区一万,哪里是邯郸四十万大军的对手。刘秀本想去城头子路力子都那里看看能不能征集到一些兵马,但任光提出了强烈的反对,因为那里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无奈之下,刘秀决定先招一些奔命兵来应急,同时,为了避免出现和上次一样的情况,他派了王霸外出征兵。不出几日,他们就征收了几千人马。

另一边,尉迟骏在阴识的授命下沿途保护着丽华,此前饶阳城门的好汉、雪地上的白发老人,都是尉迟骏所扮。现在,他已经混入了信都军营。他寻到机会,把洛阳的消息告诉了丽华。刘玄已经准备好迁都长安,这意味着,刘秀他们是不可能逃回洛阳了。

趁着刘玄迁都长安,阴家已经着手准备营救冯异的家眷。阴兴和琥珀私底下联系了李通,在李通的帮助下,以羽林军的名义闯入了朱鲔的府邸,打算一次性救出丁柔、冯老父亲以及冯异的正妻和儿子。可是,由于朱鲔提前回府,他们的计划暴露了。深明大义的丁柔委托琥珀和阴兴护送其他人离开,自己留了下来。朱鲔本要派人继续捉拿冯家家眷,丁柔拼死求情,才让朱鲔同意只留她当人质。

在邯郸受过刘秀恩惠的巨鹿望族耿纯,举族来投奔刘秀。为了避免族亲有二心,耿纯还将家中祖屋烧了个精光,断了他们的后路。此举让刘秀甚为感动。

很快,刘秀和邓禹兵分两路,攻下了曲阳,至此,他们手下的兵力已达数万。刘秀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控制了中山国的渤海郡、常山国的信都郡、河间国的和戎郡。现在,刘秀和王朗之间的战争谁胜谁负,就取决于割据一方的真定王刘扬。

刘扬拥兵十万,是不可多得的盟友。刘秀派了刘植前往真定府求盟,没想到老奸巨猾的刘扬竟提出要与刘秀联姻,将侄女郭珊彤嫁给他。事实上,郭珊彤就是刘秀当年返乡时救下的那对母女中的女儿,她对刘秀一见倾心,她的娘亲郭氏也觉得刘秀必成大器,所以才怂恿她的哥哥真定王将郭珊彤嫁给刘秀,既可以巩固势力,又可以圆了郭珊彤的心愿。

刘植回报刘秀,刘秀闻讯一口回绝,他不愿娶丽华之外的女子,更不想让丽华贬妻为妾

以上就是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集),相关剧情还在更新,敬请关注!

节后北京外埠水果齐涨价广州砂糖橘8元公斤
今年流行什么发型 日系烫发发型浪漫唯美
这些年你都做对了么上完厕所门是打开的还是关闭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