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管理大家谈专家学者商讨垃圾围城大计

2019-05-14 19:02:02 来源: 北海信息港

城市管理大家谈 专家学者商讨垃圾围城大计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Normal0

2015年1月29日,由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联合凤凰广州站共同主办的凤凰大讲坛“城市管理大家谈”主题沙龙在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五楼会议室举行。中山大学城市治理与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何艳玲教授、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公共管理学系副主任陈那波教授、《中山大学学报》教授、哲学博士杨海文教授、广东省委党校副教授中山大学法学博士陈晓运先生、广州市分类得环境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静山先生、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分类处处长尹自永先生、林文毅先生等一众专家学者出席活动。

凤凰大讲坛“城市管理大家谈”主题沙龙现场

城市生活垃圾日益剧增,处理压力巨大,本次主题沙龙嘉宾们,就如何让市民正确了解垃圾分类的积极意义,了解垃圾分类的管理体系支撑,寻找垃圾治理的方向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观点分享。

垃圾分类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据介绍,目前整个广州市产生的生活垃圾量超过1.8万吨/天,需要焚烧、填埋等无害化处理量达1.5万吨/天,其中,老城区需要处理的量已达1万吨/天。而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日均处理能力约3000吨,兴丰填埋场日均处理约7000吨以上,远远超过了设计能力,已经处在超负荷的运营状态,与广州市其他填埋场一样,面临着填埋空间不足的问题。到2016年,兴丰填埋场库容将满,垃圾将会面临无处可处理的困境,也就是说广州垃圾围城已迫在眉睫。

凤凰大讲坛“城市管理大家谈”主题沙龙现场

做好垃圾分类对社会有怎样的现实意义,成为本次主体沙龙热议主题。对此,尹自永先生表示,从源头的生产进行把控,会对我们的生活环境、生存环境,乃至于整个大的地理环境都会有改善,“我就想应该是通过分类能够创造一种美好生活,通过垃圾分类能够造福市民。”

杨海文教授觉得,垃圾分类跟我们的社会分工文明程度是密切相关的。垃圾分类能给我们生活带来很多很多的好处,小而言之让我们的家庭越来越干净,让我们的小区社区越来越清洁;大而言之我们整个城市的环境得以改变,而且我们可利用的资源也会越来越多。

中山大学城市治理与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何艳玲教授

那么,如何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呢?对此,何艳玲教授从管理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独到见解,“我觉得这里面有两个概念,个概念是流程管理,第二个概念是场所管理。”在流程管理环节,要做到无处可扔、无人可收、乱扔罚款三个方面;而场所管理方面,她认为应该根据街道社区、家庭、厂商等环节和场所来试点,而不是根据区域来试点。

垃圾分类的立法支撑

无规矩不成方圆,立法极其的必要,对于垃圾分类进一步落到实处意义是极其的关键。

日本从1980年就开始实行垃圾分类回收,如今已经成为世界上垃圾分类回收做得的国家。中国垃圾分类14年,垃圾分类得到长远发展,除了要从小培养分类意识,相关法律法规的支持也必不可少。垃圾分类应从那些方面着手立法?如何推动垃圾分类执法?

凤凰大讲坛“城市管理大家谈”主题沙龙现场

林文毅先生表示,“我们城管委组织了相关的处室到台湾和新加坡、欧洲进行过深入的考察,我觉得广州对于垃圾治理,提出的政策一定要接地气,和我们的实际相结合。”所以,在新制定的垃圾分类政策时主要做到以下三个方面:在立法上注重源头减量,根据垃圾成分分门别类制定相应的专门政策,针对不同的处理工艺提出技术规范。

对于垃圾分类的立法支撑探讨,何艳玲教授则提出理、利、律三大核心内容。是理,以理告诉大家要垃圾分类,即宣传诱导;第二是利,就是利益,买一个垃圾袋挺贵,不买不能扔,即经济税收收费;第三是法律,法律是不可缺少的政策工具,必须要有比较严格的一套法律来约束大家的行为。

从法律法规的角度出发,何艳玲教授还认为,广州在宣传和意识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迫切需要的是三场革命:厨房革命、包装革命、材料革命。所谓厨房革命,是需要强制性的规定厨房设置必须有粉碎机;第二个是包装革命,在包装方面现在已有一些法律法规,如何简化包装,应该有更加广泛的包装革命;第三是材料革命,材料是什么?如果是相对有机或者可以分解的,那就可以用法律法规来触动。

陈晓运先生认为,目前的核心是在于政策工具存在一些欠缺。“我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规定你乱扔垃圾是要罚款,多罚200块钱,那广东能不能突破像新加坡那样子的罚几万块钱呢?我们这个没办法突破的,这个是顶层设计没有调整的我们就没有办法做。”

杨静山先生则表示,“我个人感觉到在垃圾分类的立法之前,我们要有一个培养和采集数据的过程,可能对将来的立法更有好处。”

如何把法规的需求变成一种现实,从政府工作部门角度来看,尹自永先生表示,从法规所呈现的三个不同的层面,通过管理的由粗放到精细,由无序到有序,由调控管理到系统管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多的法规,也要结合何艳玲教授提出的怎么样立法更科学,就是法规立出来要调整的社会对象和社会关系,需要我们在今后的立法当中更有针对性的选择,能够与垃圾分类的实践结合起来。

杨海文先生表示非常欣赏何艳玲教授“好的法律是简洁的”的观点。“因为我们今天面对的是对于广大市民怎么做好生活垃圾分类的文章,所以我个人感觉到假设有这样垃圾分类的立法的话,应当是简洁的,能够深入人心,易于操作。”

垃圾分类的社会共建

做好垃圾分类是一件国家得益、社会得益、个人得益的事情,把立法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对待,通过以理、利、律方能达到效果。当然我们也深深的知道,垃圾分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牵涉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如何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把垃圾分类工作做好做彻底,这同样是广大市民迫切需要了解的问题。

嘉宾合影留念

就广泛的社会参与来说,垃圾排放的主体都应该是社会参与的主体,主要有四种类型的主体,是政府组织,第二是企业组织,第三是社区或者社会组织,第四是群众。“从社会参与的角度来看,所有的主体只有互动起来,真正从原来政府作为保姆式的垃圾处理转化为垃圾管理,再上升为社会治理或者垃圾治理的角度来看,只有互动起来,才能够真正把各种力量聚集在一起,来推动垃圾分类。”尹自永先生说。

陈晓运先生则从要定规则、建平台、投资金、强执法四个方面,体现了企业对政府的需求和愿望。其中,他提出要建立广州市垃圾管理的大数据和云数据平台,“这个平台要有政府常规推送的政务信息,包括关于垃圾管理的相关的机构编制、财务投入以及与之可能相关的经济、人口等等一系列的信息。”

对于垃圾分类的社会共建话题探讨,陈那波教授从市民的角度和研究者的角度分别进行了观点陈述。从市民的身份出发,他认为安装厨房垃圾处理器是一个垃圾减量的好办法。从研究者的身份出发,他认为有两个事情在目前的条件下可以做到,“是政府在已有的信息收集平台上做大数据,另外是,我们去访问过一些区域的城管局的时候,他们表示要花很大力气让居民分类,效果不明显,相比之下会更愿意自己建分捡站,我认为这个也是一种可能性。”

快乐斗牌俱乐部
网上打鱼
泄爆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