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假如中国电影没有葛优树

2019-02-02 01:19:30 来源: 北海信息港

  北京商报:假如中国电影没有葛优……

  今年年底电影贺岁档变成了“葛优档”,陈凯歌、姜文、冯小刚三位名导的年度大作,都选择葛优当男一号,根源当然是葛优非凡的票房号召力。据悉,《让子弹飞》导演姜文说,“一部片子如果不‘优’,那就不‘发’”;《非诚勿扰2》导演冯小刚也说,“只要有他,票房就会很高”;《赵氏孤儿》导演陈凯歌更说,“我看上的,就是葛优的实在劲”。目前葛优的宣传计划至少要跟《赵氏孤儿》跑6座城市,《让子弹飞》也得跑5座城市以上,在贺岁档里,他和他自己打起了擂台。

  透过葛优被“过度消费”的现状,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电影产业链的不健康生态。

  第二个“葛优”尚未诞生

  根据娱乐产业研究机构艺恩咨询联合50余家平面及络媒体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演艺明星品牌资产大调查》显示,近年来保持着一年一部重量级影片的葛优正处在演艺生涯的高峰期,今年贺岁档三部大片《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都是领衔主演,可谓风头正劲。是中国影坛票房号召力的实力派男影星。其中39%的受访者认为葛优幽默气质突出,同时亲和力也获得20.1%的认可,这一组数据更超过了公认的喜剧大腕赵本山,幽默感排名。一贯的精品路线,让葛优保持着较好的美誉度和形象认同,虽然曝光率不高,但是葛优在观众中的形象一直保持不变。

  而年底打擂的三大导演都发话,“不能没有他”。几位大导演毫不讳言他们看重的是葛优非凡的票房号召力。《让子弹飞》导演姜文说,“一部片子如果不‘优’,那就不‘发’”;《非诚勿扰2》导演冯小刚说,“只要有他,票房就会很高”;《赵氏孤儿》导演陈凯歌说,“我看上的,就是葛优的实在劲”。因为葛优目前的宣传计划至少要跟《赵氏孤儿》跑6座城市,《让子弹飞》也得跑5座城市以上。冯小刚很体恤葛优的辛苦,“咱们不能把人给逼疯了”。姜文更是把葛优当成一张,《让子弹飞》除了争取到葛优在各阶段的宣传配合,还争取到了葛爷的“金嗓子”——邀请他演唱影片的主题曲,这也是葛优首次为自己主演的电影演唱主题曲。受高调《无极》之苦的陈凯歌近几年一直特别低调,并建议《赵氏孤儿》的所有演员都要放下身段,只有谈到葛优,陈凯歌才显高调,认为他是真正的百姓影帝。

  与葛优受追捧的现状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根本没有第二位拥有票房号召力的男演员,女演员更是集体“失语”。就算是强的影视企业华谊兄弟,他们的“一哥一姐”也完全谈不上票房号召力。

  “如果按专业角度,要讲演员的重要性,戏剧舞台重要,电影其次,靠编剧支撑的电视剧不重要。但中国有个怪现象,戏剧界导演都很有名,演员集体没名;电影演员待遇要比电视剧强很多,但是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几乎没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就算是葛优,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远远不够,因此可以断定,陈凯歌的《赵氏孤儿》肯定不以海外市场为主。“现在大片都是合拍为主,针对分类市场,投资方都会选用当地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来求取票房保证,从这点上讲,国内演员机会更少。”陈少峰说,电影演员赖以成名的道路就是参演国际型大制作的影片,而多数情况下,国内演员机会很少。比如当年张艺谋的《英雄》,在主打海外市场时,就强调只宣传李连杰一个人。而国内的演员教育机构如戏剧学校等,针对演员进入经济领域的引导也极度缺乏。

  “华谊兄弟具有像当年香港无线那样的人才培训能力,但的问题是,它的生产稳定性不强,真正的好片子出得太少,艺人的机会还是不多。”陈少峰认为,目前电影产业结构缺乏良性循环的机制,没有一批的导演、演员、编剧,就没办法良性循环,其中突出问题是导演和编剧阵营里的问题,“讲故事能力差,缺乏底气,就会依赖明星”。陈少峰举例,当年横扫全球票房的超大投资影片《泰坦尼克号》就全面选用新人,这对国人是一种启示。

  “根本原因是产业还不够壮大,市场空间太小。即使中国电影100亿元的规模,也无法跟好莱坞作为美国第四支柱产业的现状相比,而市场不够壮大,是无法培养和承载大批的名导、名星、名编的。”铁佛说。现在真空电镀商业电影的成功法则之一是“明星经济”,其中的“明星”不仅指有名的演员,而是指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演员、制片人、编剧等的阵容班底。

  票房导演集体“失语”

  滴灌生产厂家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电影导演在世界上有名气的不少,但成名的途径却不是商业的路径,从上世纪至今,通过国外各类艺术电影节博取名声,仍然是国内导演“出位”的主要途径,在现在电影产业向商业电影迅速转型的趋势下,很多导演跟不上这个步伐。换句话说,就是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很少。

  陈少峰说,在好莱坞,一部商业电影的成功取决于三个要素,说穿了就是名导、名编、名星,这是好莱坞票房制胜的法宝。从这个意义上讲,三位导演共同选择葛优也无可厚非,但也暴露了中国导演在商业市场面前的“自卑”。“现在很多有名的文艺片导演都只能称为文艺个体户,他们把电影作为价值观的一种表达方式,在老一辈的导演身上,这种思维方式尤其明显。”陈少峰说

,而之所以新一代商业电影导演无平凡不等于平淡法迅速崛起,根本原因是产业还不够壮大,支撑着目前国内电影产业的仍是小公司居多,而众多投资者为了获利,求稳的办法之一就是只投资名导名公司,这样基层的导演根本得不到机会。

  “这要从产业角度观察,肯定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电视制作人铁佛一针见血地指出,影视圈浮躁成风、拣现成的用,这是商业电影迅速转型期的一种必然过渡。“谁也不愿意或者说不敢使用新人。这暴露了中国导演的不自信,也暴露了中国商业电影成功法则的病态,不是靠片子故事好、导演好,而是靠人气、靠眼球。”铁佛认为,眼下一些导演为了营销不惜博取“骂名”,票房在骂声中一路高涨,这是很病态的一种商业氛围。

  就像姜文自己说的,葛优被“过度消费”了。铁佛认为,这件事暴露出电影产业病态,市场份额就这么大,片子类型单一,所以对于有限的资源,不是“你活我也活”,而是“你死我活”。“好莱坞也讲明星阵容,但好莱坞电影层面很多,片子类型丰富,不会为了抢夺市场造成资源浪费。”铁佛认为,从贺岁档“大片扎堆”、明星自己打擂等等频繁出现的怪现象,就可以暴露出中国电影产业链的大问题。

  “商业导演,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电影产业中有价值的部分。而我们恰恰是这方面薄弱的。”陈少峰认为,目前有一定票房号召力的仍是老一代导演,其中张艺谋的个人知名度,陈凯歌的能力并不比张艺谋差,但是没有强大后台的支持,在产业链中,“独来独往”是违背当前的大趋势的。而讲个人知名度和电影能力结合的,就是冯小刚。

  “我认为张艺谋是自信的一个中国导演。起码他的电影里一贯敢起用新人。”铁佛说道,讲起投资回报率的比,张艺谋并不比冯小刚差,他的《三枪》、《山楂树之恋》投资都不大,这是出品人喜欢的导演类型;冯小刚近年两部刷新票房纪录的影片《集结号》、《唐山大地震》都是超大那么我们眼前的一切就太荒唐了:人们互不谅解投资,要讲自信,他并不如张艺谋。陈凯歌拥有成为票房导演的能力,但对商业和市场的判断力不如上述两位。

  明星经济差香港一步,差国外九步

  当年,周星驰凭借他的新片《功夫》、《长江七号》等,继续延续着他的“周星驰”品牌。在至今为止的华语片香港票房排行榜中,“双周一成”(周润发、周星驰、成龙)的影片有39部,占78%,其中由周星驰主演的影片就有《功夫》、《少林足球》等18部,占了36%,这可以说是香港电影的一个奇迹。而这“双周一成”也是经过市场锤炼出来的“票房保证”,他们的足迹近年已经深入国内电影产业。有业内人士直言,要讲到明星经济,内地差香港一步,差国外九步。这里的明星经济,是指对票房有直接号召力的明星。

  业内人士认为,从香港无线的“艺人培训班”开始,其由星探发现潜力股,然后由贯穿产业链上下游的影视公司对其进行包装,并由市场给予其提供丰富的机会,香港的电影产业模式合力造就了“明星经济”。

  陈少峰认为,上世纪90年代末,“冯、葛”搭档的贺岁片也具备了品牌效应,但并没有任何公司对冯小刚、葛优、王朔、郑晓龙这批有才华的年轻人进行商业包装,王朔的“痞子文学”到冯小刚据此改编的《顽主》等电影,基本都带点文化青年的姿态出现在影坛,他们的“京味幽默”被人喜欢,就像周星驰“无厘头”风格走红香港一样,带着时期性和地域性特点。在南方,冯小刚的电影就没火到怎么样,农村人更不可能理解了,所以说并不带有“明星经济”性。但近些年华谊兄弟电影公司在植物纤维毯包装和推广冯小刚这个品牌上做得很成功,包括《集结号》,体现了“明星经济”的一种产业化路子。

  “‘明星经济’产业化模式重要的一点是‘可复制性’,否则就不能称为产业模式。”铁佛说,在上述导演没底气、票房明星过少、影片贺岁扎堆等怪现状的背后,应该倡导在内地设立一种公会制度,就像好莱坞,编、导、演各环节都有相应公会,公会在整个电影产业里具有协调能力,不会造成资源浪费或市场的相互抵消。另外,公会对于推人才、为人才维权方面也具有相当大的执行权力。

晋中建材加工报价
陕西电桥报价
达达同城配送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