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抗议团体称FLA调查富士康避重就轻

2019-05-15 01:49:08 来源: 北海信息港

苹果如同旋涡的中心,将其他机构也卷入争议之中。受苹果公司委托,美国公平劳动组织(FLA)对富士康公司展开了调查,但是结果却遭人质疑。FLA 首席执行官奥瑞特凡希尔登一会儿称在富士康深圳厂区发现了大量问题,一会儿又称富士康设施,真的不是血汗工厂。

别被FLA迷惑了。美国劳工权利组织SumOfUs的负责人考夫曼告知《IT时报》,FLA犹如一个观光团,在富士康高管的带领下,悠闲地参观其厂区。难道富士康会自愿地把黑暗的一面展示给公众?

考夫曼透露,虽然FLA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但是他们并不是独立调查机构,他们需要依靠企业的资金才能运营。所以他们的审查遭到相干企业的影响,得出一份有利于企业的劳工健康报告。

另一家劳工权利监督组织Verite的创始人希瑟怀特(Heather White)也认为,在获得富士康允许的情况下进行调查,无法得出真实的结果。在一些敏感问题上,让工人公然说实话非常困难。她说。

在调查FLA发现,其会员企业每年要支付会费,而会费多少将根据每个会员公司年收入相关的计算公式,由协会董事会决定。而FLA在去年2月发布的《公平劳工和来源条例》中也写到,会员公司每年要支付会费和其他适当的费用。而在FLA的董事会构成中,有六人来自企业界代表,目前其中一人来自耐克。

此外,在FLA此前经手的案例中,发现,FLA曾参与审计、增进改善了一些血汗工厂问题,但这些工厂大都是散布在东南亚、拉美等地的一些小企业和小公司,诸如增加印尼一个工厂的结社自由,解决孟加拉国一企业的工资结算错误,对一些知名品牌却鲜有触及。

反血汗工厂学生同盟(United Students Against Sweatshops)国际行动协调员杜丽莎陈(Teresa Cheng)透露,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FLA回应学生抗议活动,专门监督耐克的服装厂,然而这些年来,她们几乎没有看到任何血汗工厂的改良与FLA相干。而且,FLA只是一个报告机构,而不是一个监管机构。若要推动富士康改善,必须由中国政府或苹果公司施加压力。

延伸阅读

抗议活动将蔓延至100家苹果专卖店

FLA审计无法令美国劳工权利组织满意。考夫曼告诉,在过去的数周内,超过78000名SumOfUs成员已在请愿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要求苹果积极改善劳工问题。在美国时间本周四举行的苹果股东大会上,志愿者将会呈上请愿书。

在2月上旬,已有4大洲的6家苹果商店收到志愿者请愿书。他们虽然诚恳地接收了,但是却采取了聘请FLA这样粉饰的方式进行处理。下周,我们还将把这些请愿书送到世界范围内的100家苹果专卖店,希望苹果能采取真正有效的措施。考夫曼表示。

月经过少发黑怎么办
经期延长有血块吃什么
血瘀会不会痛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