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iPhone代工厂严格的打卡系统能防

2019-03-12 01:24:17 来源: 北海信息港

题图:位于中国上海的和硕联合科技公司,工人们正在打卡,他们进入装配线需要经过一台面部检测设备「刷脸」。苹果这套新的门禁系统将每个工人的工牌号码与门禁系统以及考勤数据打通,如果工人接近 60 小时的上限或者连续六天打卡上班,就会自动向管理者发送警报,如果达到了工时上限就无法进入门禁系统。文章来源:independent 由 TECH2IPO / 创见 二因斯坦 编译。

上午 9 点,上海郊区的和硕工厂,几千名工人穿着粉色的工装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制造 iPhone 。

工人们目视面部扫描仪同时扫描工牌以通过门禁,这个过程不超过两秒。这套严格的打卡系统是为了确保工人没有过度加班。

这里就是制造全世界钱的的地方——苹果的供应链工厂。由于经常被指控压榨中国工人,

走进iPhone代工厂严格的打卡系统能防

强迫长时间高强度劳动,和硕与苹果联合采取了新的措施保证工人不再过度加班。他们迫切渴望向外界展示该系统,次允许一名西方进入车间内部。

John Sheu 是这家有着 5 万名工人的工厂的厂长,他陪同彭博社一名完成了这次参观行程。他的工作是保证工作效率,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诸如点名或打卡之类的琐事上。

他说,工厂里分秒必争。

工人们首先要通过一个金属检测仪,主要为了防止有人带相机之类的设备偷拍尚未发布的新品。接下来按地上的箭头和墙上的指示走,他们沿着楼梯井爬上去(井下有安全),走到一列储物柜处,换上蓝色的发套,套上一次性塑料鞋套。9:20,一条产线上的 320 名工人站成四排开始点名。

监工们拿 iPad 扫描工人的工牌,厂长在一旁巡视,工人们在厂长的注视下齐刷刷地喊出「早上好」。六分钟后,他们走上生产线,开始装配通过传送带的智能。参观当天有一名工人请了病假,小组长马上调整生产线以确保不会紊乱。

这家工厂位于秀沿路和申江路交叉处,占地面积约等于 90 个足球场,几乎是 iPhone 神秘的工厂之一。厂区的中心是一个大广场,有消防队、警察局和邮局,其他设施还有班车、食堂、景观草坪以及鱼塘等。灰棕相间的混凝土楼房代表了中国的传统建筑。这里距离六月份即将开业的上海迪斯尼乐园只要 20 分钟车程。

Jenny Chan 是牛津大学凯洛格学院的讲师,他说,「让参观是为了回应压榨工人的外界传言,使工厂更透明——至少表面上想做些弥补。但是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们整个劳工系统是如何运行的。」

一名监工正拿着 iPad 检查工人的工牌

制造业不是原罪

中国劳工观察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性组织,致力于劳工权益保护。他们说,和硕仍然有所隐瞒,由于基本工资太低,工人们不得不选择加班以满足基本开支。他们声称掌握了上海和硕工厂 2015 年 月份的 1261 份工资单作为过度加班的证据。

和硕是华硕的分公司,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的电子设备承包制造商。他们给出的解释是,中国劳工观察算错了,因为那段时间恰逢国庆节,工资是正常的三倍。中国劳工观察说他们试图联系苹果公司未得到回应,但对方却说没人联系过他们。这家非营利性组织说,他们自 3 月起又收集了 441 份工资单,足以证明过度加班还在继续。

李强是中国劳工观察的创办者,他认为这次参观见到的系统只是为了作秀,「所谓刷脸门禁系统不过是个小程序,不然不会有那么多工人加班过度。」

苹果称其供应商遵守行业行为准则,但和硕却说自己和其他制造商都被豁免于中国法律每月加班不超过 36 小时的上限,而是按照电子产业公民联盟的要求,每月上限为 80 小时。

对 Tim Cook 来说,苹果全球供应链企业的审查是一项巨大的挑战。2015 年他们执行了 640 次抽查,覆盖了超过 160 万工人。早在 2013 年,苹果就曾派出医学专家调查接二连三的和硕工人死亡原因:除了一名 15 岁的工人死于肺炎,其他人未公开。苹果只说与工作环境无关。

Denese Yao 负责监督和硕与消费者的关系,在参观过程中,她从和硕总部台北打来视频说,「制造业不是原罪——人们总觉得资本家只会压榨工人,我们需要让外界知道一个高效率负的工作环境究竟是什么样的。」

为此,和硕采取了新的 ID 系统,将工人信息全部连入数据库,包括上班时间,工资甚至住宿费、餐费等花销。他们说,这有助于保证加班 100% 符合规定,而且只需要几个工程师负责紧急维修即可。苹果说,在 2015 年近一次针对供应商的审查中,97% 都遵守了每周 60 小时的规定,比前年多了 5%。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马先生通过中国劳工观察告诉彭博社,有些工人确实希望通过加班增加收入,但这种机会已经不多了,「现在多只能上 60 小时的班,但由于工资低,我们渴望更多的工时。毕竟加班能挣更多钱。」

马先生三年前加入这家工厂,那时经常会打破加班上限来挣更多工资。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这都归功于 Sheu 参与设计的系统,它将每个工人的工牌号码与门禁系统以及考勤数据打通,如果工人接近 60 小时的上限或者连续六天打卡上班,就会自动向管理者发送警报。工人们告诉,如果达到了工时上限就无法进入门禁系统。

在行程中偶遇一名正吃着烤肠的工人郭万里,他今年 25 岁,来自河南,以前是一名建筑工人。他告诉,周末经常会看到想来加班结果进不去的人。当时厂长就站在旁边。

和硕另一项十分骄傲的改善是收入透明度的增加。工人们现在可以在园区内的触摸屏终端上查看自己的工时、工资单、每月住宿费和餐费明细。算上加班,税后工资平均在 左右。一名员工在自动终端上登录了自己的 ID,显示她的基本工资是 2020 元。

Sheu 说,「工人关心的是什么?挣钱。」厂长 John 说,公开工资单的决定十分冒险,因为工人们的反应以及对管理的影响都无从可知。

和硕是中国社会经济的缩影

尽管人力成本逐年上涨,中国仍然是全世界的电子产品代工厂。像富士康或和硕这样的合约制造商,每年都向世界输出大量电脑、电视、、平板等电子产品。

随着工资的增长以及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工人数量减少,转变生产方式和人才留存越来越重要。旧时代的血汗工厂正在向现代化的园区转变,免费 Wi-Fi,电视休息室,保洁服务,甚至高级宿舍将越来越普遍。

蒋英是中国劳动关系学院一名劳动法教授,她说,「所有企业都在调整工资、福利和住房条件。工人有了更多法律上的保障,这推动了工厂的改进。」

同时,由于劳动力减少,中国的工厂也面临招工难,跳槽频繁的问题。不过据 Sheu 说,过去三年,上海和硕工厂的员工留存率反而增加了 20%。去年的跳槽率约为 16%。

在餐厅遇到一组女工,正在 50 分钟的休息间隙匆忙吃着午饭。她们来自全国各地,四川、山东、东北,来到上海不过几个月。30 岁的徐娜跟着自己的弟弟来到这里,她说,「这里比其他工厂轻松,我们从来没有工作超过 60 小时过。」

首发于创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标签: